来自 趣彩彩票官网 2018-03-31 11:30 的文章

还能闻到水中浓郁的青草气味

 我的原始同伴,兴高有点采烈,他们把这当作是一次原始郊游。这样的心态就很好,不能因为随时会丧命而变得垂头丧气,对于这一点我必须象他们学习。可问题是我脑子里有太多的东西,这才是我跟他们之间最大的区别,而不是生理上的。
 
    就连昨天晚值了夜班的大耳、长腿和小弧,看上去也没有显出任何的怠倦,特别是小弧,丫的因为得了这个别具一格的名字,有点喜不自胜,老冲我抛那种诡异的原始媚眼。
 
    小弧抛媚眼的时候,眼线一紧一松,貌似放电;突出的嘴向外驽,发出“吧唧吧唧”的声音,如雷击出。
 
    两下配合起来可以算是电闪雷鸣,害我脚下一打滑,差点摔倒在地。幸亏吗哪在一边扶住,不过这次她下手有点生硬,我能感觉到。于是,我立刻明白了,这姑娘是有点不高兴了,所以说这个可以叫原始的醋意。
 
    我就主动伸出手去,抓住吗哪的手,她没有反抗,于是我就用手指尖轻轻地在她的掌心上划了两下,然后这姑娘就立即心花怒放了,扭头给我来了个姹紫嫣红。这招对吗哪百试百灵,但在之前的世界就要甚用,会被骂“十三点、轻骨头或神经病!”
 
    我们向回走,过了河流的弯角,然后到达了一个水流不是这么湍急的地方。这地方两岸相距大约10几米的样子,于是准备渡河。
 
    因为我们身上有很多东西是不便浸水的,而且我的这些原始同伴也不悉水性,这样一来渡河就有些困难。必须要制造一个木筏。木筏这个东西,只需要把木头用藤条捆在一起就可以了,这里遍地都是材料。
 
    问题是,我们这么多人就需要造一个很大木筏,这不现实。造这么大木筏就不如造条船,而造船就不如造座桥。最后我想了办法,就是造了一个比较小的木筏,然后在它的两头绑上藤蔓,那样的话只消使点力气,就可以把这木筏在两岸间拉来拉去,作摆渡之用了。
 
    于是,我们就风风火火地干了起来。做这些事对我们来说小菜一碟,我的原始同伴对捆东西这个项目很在行,既结实又牢固。用不了多久,我们就完成了一个能容纳两个人的木筏。
 
    我的原始同伴都很怕水,所以这次我只好身先士卒。我过去生活在岛上,所以对游泳这个事很在行,一个扎猛子下去,就能出现在前面17~18米的地方;所以这十几米,我根本不放在心上,怕的是水中的异物。
 
    对面是茂密的原始丛林,视线都被阻挡住了,四周静悄悄地,我在河岸边观察了一会,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。于是便展开了身子,在同伴的紧密注视之下,拽着藤蔓跃入水中。
 
    我跃入水中,发现此处的河水出奇的阴凉,还能闻到水中浓郁的青草气味;通体浸在水里的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,一愣神之际,又听到“扑通”一声。
 
    原来是能子跟着也跳了下来,小家伙跳下来的水花溅了我一脸,然后轻叫了两声,加快速度向前游去;「小样,想跟我比赛?」我也不甘示落,撒开了膀子,跟了上去。
 
    我不断加速终于在离岸2米的地方把小家伙逮到了,「丫的就这么点狗刨式,还敢跟我比?」
 
    我们就象事先说好一样默契,能子负责警戒,而我则负责把对岸的人拉过来。
 
    第一个被拉过来的是大颧骨。大颧骨是个原始妇女,她的颧骨很大,暴凸在外面,配上突起的嘴和宽厚的下巴,一点也不象个妇女。正因为如此,大颧骨的力气大极了,在正个部落里的女性中名列第一。
 
    象大颧骨这种人,可以去练习投掷运动,如扔铁饼、铅球、链球、实心球,都有冲击奖牌的可能性,也可以去练习女子摔交和柔道,因为她身体象个柏油桶,上面下面是一样的,而且四肢粗短,这种人如果四肢着地,伏在地上就象一头大海豹。
 
    大耳和大嘴几个好容易把大颧骨弄上木筏,然后又使劲地把木筏向我这边推。一见木筏浮了过来,我立即揽过了藤条,使出吃奶的力气拉了起来,大颧骨重极了,连在一边的能子也咬住藤蔓,使出浑身力气帮我一起拽。
 
    我拼了老命才把大颧骨给拉过来,她着地趴在木筏上抓着死死不放,象头大海豹,喉咙里还哽咽着“水……水坏……坏……”我连哄带骗把她从木筏上弄了下来。
 
    刚一下地,她就又“呜呜”哭了。我傻眼了,没想这么五大三粗的人,会被水给吓哭了。不过这可以证明,大颧骨的外表象坚硬的石头,其实是个连流水都害怕的妇女。
 
    我伸出手去轻轻抚mo大颧骨那宽厚的背脊,嘴里说:“水坏!水坏!坏!”我恶毒地诅咒水,就如同小的时候,我的母亲诅咒把我磕痛的板凳一样。
 
    我抚慰了她好一会,大颧骨才从对水的恐惧中恢复过来。接下来的事她就帮了大忙,大颧骨虽然怕水,但力气很大,做不救生员,但是可以做纤妇。有了大颧骨,拉木筏的时候,我就不用使力气,并且很快把其他人和物品接二连三地拉了过来。
 
    另一个怕水的人是大力,他是倒数第二个被拉过来的。大力整个身体都趴在木筏上,张开了四肢死死地抓住木筏,不光是双手,连脚丫子都曲着使劲;整个身体成一个大字型,象一个风筝。
 
    看到这个情形,会叫人产生错觉,以为大力这是在月球上,是没有引力的,假使他一放开手就会漂到半空中去。但事实上,他是在地球上一条河流里的木筏上。到了对岸大力还死活不肯下来,于是我们几个人把木筏拖上岸,这才把大力和木筏分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