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趣彩彩票网址 2018-03-31 11:53 的文章

借这个机会我向他们表示了友好

这个时候,正午的阳光,照射到这块特别稀疏的空地上,周围毫无生息,连鸟鸣声都突然停止了,空气仿佛被凝结住了一般,丝毫不理时间的敦促,使得眼前的画面被定格在那里。
 
    我额头上的汗,不自觉地冒出来,警惕地环视着周围。四周都是茂密的树林,仅有这一块空地,这就非常的可疑。眼前就这么5~6棵大树,它们都有10几米高,似乎是被筛选出来的;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,这里也许有人,然后我发现树木被砍伐过的痕迹,更确信了这一点。
 
    我顶着耀目的阳光抬头向上望去,猛然发现那些树上,繁密的枝叶下面,正有无数双眼睛盯着我们。就在此时,这几棵树上同时传来怪叫,然后从几棵树上同时插下一根大木棍,然后一些人源源不断地从上面滑下来,就象训练有素的消防队员那样。
 
    我大吃一惊,心慌之下,刚想着人躲进丛林里。但看到他们的样子,又觉得没有必要了;因为这帮人很难多对我们构成多大威胁,敌我双方的战斗力显然相差的不是一个档次。
 
    因为这些人的体型实在太瘦小,而且也矮,男人也就1.5米左右,女人只有1.4米左右。他们全身大部分地方都覆盖着毛,说是人,跟接近于猴子;不过,他们能手里操着棍子直立行走,而且嘴里还在叽里呱啦,按科学道理来说只能把他们当人。「我需要尊重的东西不多,科学是一个。」
 
    这些人营养不良的让人看得触目惊心,几乎全是都面黄肌瘦,躬着身子,比刚从集中营里放出来的好不了多少。他们手上拿着的武器,多是木具,鲜有几件骨器,另外他们穿的“衣服”也让人没法恭维。
 
    我看了他们,心里感想有两个字:「作孽!」这些人过着非人的生活,除非是受到虐待的战俘,不然不会成这个样子。
 
    原来我以为自己很可怜、很落后,使得都是石器,手中的家伙掉下就能把人砸伤,用的锅都有10斤重,一点文明没有;但跟这伙人一比,有觉得我们还有那么点科技含量。不过,这不是因为我们的科技有多高,而是因为他们几乎完全没有科技。当然,除了那个滑竿的发明,它让我非常想见识一下那个把它发明出来的原始人。因为这东西在我之前的那个世界还在使用,如果有一样东西被沿用了几百万年,那么这个人就一定是——天才。
 
    这些人大约有20来个,倾巢而出将我们团团围住。之所以称他们是倾巢而出,是因为这些人里包括了男人、女人、老人甚至孩子;他们的脸上还清一色透着一副坚毅的表情,但却丝毫遮掩不住干枯的毛发,暗淡的眼神,还有持着木棍和土矛的手臂上的肌肉在颤抖;他们具有不畏强敌,以卵击石的优秀品质。
 
    我真不知道这些人怎么跟我们战斗,因为在我看来,光大力一个人就能轻易地对付他5~6个,而且无论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,吃他一棍子一定会被抡出5米开外,当场毙命;再加上一个大颧骨就能搅得他们翻江倒海。另外一点是,这些人的武器差劲极了,虽然他们人数占优,但一但开战形势立刻会一边倒,这就好象一群狼和一群绵羊战斗那样,但他们并没有显出怯懦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气氛非常紧张,双方都剑拔弩张,任何举动都会引起一场史前斗殴。我用眼角的余光瞟了瞟我这边的同伴们。他们看到了这样的对手似乎信心十足,特别是大力这家伙,他举着粗大的棍子,要知道这东西比对方阵中的许多人的腰还要粗。另外还有能子,小家伙裂开了嘴,用爪子轻轻地抛地,一改平日里温顺可爱的形象,红着眼象个四条腿的杀人犯;甚至连我身边的吗哪,似乎都要给迫不及待地在要我面前展现她的实力;我的其他同伴们无一例外地斗志昂扬,他们只等我喊个“冲”字,然后冲进对方阵中,杀他们个人仰马翻。
 
    我再一扫对方,他们都战战惊惊的样子,有几个人还在微微地打颤。这场战斗他们没打就先输了一半,看得出他们一点战意都没有,我向前跨出几步,走到队伍的最前面,然后让身后的同伴们都放下武器。
 
    起初他们都还以为是听错了,傻楞楞地望向我,我又重复了一遍,而且又做了个手势。我的原始同伴们,这才执行了我的命令。
 
    与此同时,对方也纳闷了;吃不准我们什么路子,不知道该如何应对。借这个机会我向他们表示了友好。我当时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,把双手平摊在身前,手心对天,然后慢慢地往两边伸展。
 
    网
 
 第七十二章 新的部落(下)
 
    我至今仍不知道当时怎么会做出这个动作来的,只知道这个动作在我的众多原始同伴中广为流传,因为它是表示是友好的动作。这种动作必须要做的标准,双腿要并拢,手掌不能分得太开,不然会被认做是原始的黄飞鸿。
 
    这个秃子站出来表示,这说明他是这伙人的头领,更说明他是一个原始俊杰。我尝试着用原始语和他沟通,结果一拍既合,这个秃头竟然能懂我的话。这说明这地方,原始语都差不多,区别就是普通话带点地方腔。
 
    我跟这个秃子表示,“我们是远道而来的友好来宾”,他还是有些惊恐,表示“不安和疑惑。”于是我又表示,“我们带来了礼物!”他由惊恐转为欣喜,“表示欢迎!”
 
    原始人的思想很单纯,以为带着礼物都是朋友,我就利用了这一点。这是我在和我的原始同伴长期接触中得到经验。跟原始人交流就是这个样子的,你哪怕捡块石头,对他说是礼物,他也会高兴;换言之就是,你拿把刀子准备去捅他,走到他面前,对他表示这个是礼物,他也会信以为真,消除疑虑,撤去提防。因为在原始人里脑海里“礼物”的魅力是无穷的。
 
    我和这个原始部落的首领进行了友好的洽谈,他对我们这些外来的人表示了欢迎。紧跟着,他们那的其他人也都放下了武器,热情围了上来。
 
    我看得出他们虽然仍心存一点恐惧,但抑制不住对我们的羡慕,这来自装饰、或者是形体;又或者是我们箩筐里的礼物……
 
    他们之中的几个孩子,看到了我们,就象看到了特别稀罕的物件,兴冲冲地向我们跑过来。其中一个光屁股毛娃跑到我跟前,抓抓我的兽皮衣,摸摸我的弓箭;瞪着眼睛看我。我一把抄起他的屁股,托起来,抱在胸前。这调皮小鬼,用黑糊糊的脏手抹了我一脸,但我不生气,一点也不;当时我感觉到的是他的可爱。
 
    我之前从没想过,穿成这样还会被人羡慕的,但我必须说,这些人实在是很可怜;因为他们几乎一无所有,见过穷的,没见过穷成这样的。我不知道他们怎么会弄成这样的,似乎比我最初见到我的原始同伴的时候还要惨。
 
    那个时候我生出了同情和怜悯之心,同时在潜意识里想要把他们收入麾下,虽然他们长得不怎么样,但的确是人。在这个世界上人不多,我有必要把他们都联合,团结在一起,过上更好的生活。看到同类落泊到这个地步,任凭任何一个心存良知的人都要感到震撼。那种震撼绝对不是在之前那个世界里,看到街头要饭的可以比拟的。
 
    尽管这伙人穷成这样啊,但仍然表现得异常热情,当即就忙活起来,生火做饭,看样子是准备宴请宾客。取火用的也是最古老的方法——钻木取火。这是个技术活,非洲的钻木取火冠军也要用5分钟才能把火点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