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趣彩彩票网址 2018-03-31 11:57 的文章

所以我准备上树的时候

只见一个瘦得皮包骨头的男人,拿着两块干木头出来,而后坐在地上,往一块木头里垫上点干草,卖力地摩擦起来。
 
    这事情一点都不好笑,当时我被感动了。他——一个瘦小而皮包骨头的原始男人,让我感到了温暖,心中的温暖。我下定决心要带他走上小康的道路。
 
    如果有人在你面前要为你用钻木取火的方式给你烧火做饭,你也会感动的。如果你用这个方式求爱的话,爱你的人会更加爱你,不爱你的人会把你当神经病。所以这也是一种很好的求爱方法。
 
    他摩擦到一半的时候,我阻止了他。在看到我用燧石和火绒把火点着后,这伙人都惊呆了,如同看到了魔术表演。这让他们难以相信,如同我之前无法相信帽子里可以拔出兔子来一样。
 
    当他们把储存的食物都拿出来的时候,我差点吓晕了。可怕的是,这些东西竟然全部都是昆虫,多是一些节肢动物,不乏蜘蛛、蚱蜢之类,当然少不了还在蠕动的幼虫。
 
    这真是难以置信,这伙人竟然以吃昆虫为主食,另外还有一种,淀粉类食物,就象我们的淀粉“馒头”。他们的这种淀粉也是从树上提取的,用骨器把植物凿开,然后把里面的粉,刮下来,直接食用。还有就是往树叶里倒生鸟蛋的蛋液,然后包起来给我们,这东西可以叫树叶子包蛋。「我就从没想过有这种吃法……」
 
    这些土著居民很热情,犹以他们的领导人为甚。秃子把一些截肢动物和它的幼虫捧到我的面前。这不能拒绝的,这就好象在酒桌上做生意,这酒和不喝下去,这生意就别想做成,这就是礼貌问题,现代和原始人都注重这方面礼节。
 
    我瞅准一个小的,迅速地抓起来,一皱眉毛,一闭眼,张口吞下;等我睁看眼的时候,秃头在我面前直摇头,然后又殷勤地拣出一个特大的递给我。
 
    推荐一本朋友的新书《风liu超人》关于都市异能的,喜欢的朋友,可以去看一下!
 
    请大家继续支持!继续鸟!继续硬!
 
 第七十三章 野兽威胁(上)
 
    这东西看得我心发慌,它应该是个蝗虫,比我的大拇指还粗,而且有翅膀和强劲的后腿,连腿上的毛都清晰可见;如果把这东西直接吞下去,就会卡在嗓子眼;我把它转手给了大嘴;头人又要给我找大昆虫,这次我推委了,让大颧骨把我们的食物拿出来。
 
    我们还有一整只跳鼠,因为是烤熟的,所以可以放上个一两天;另外还有腌肉干、淀粉馒头等干粮;把这些东西分给了他们,这些人高兴的“哇哇”叫。
 
    我的原始同伴也很快融入到他们之中,每个人都亲切的沟通交流起来,连前女王都一改平日里的沉默,这些我都看在眼里。「丫的,平日里都是装的!」
 
    原始人之间的沟通很快,虽然他们之间可以表达语言不多,但这反倒让他们更加顺利地成为了朋友。原始人是天生就懂得互相照应的,这点都融入到他们的血液之中了。对他们来说,不是敌人就是朋友,是朋友就是兄弟,是兄弟就是亲人。这种奇怪的情感,做为身处这样一个世界,长达几个月的我,已经逐渐地开始理解。
 
    每一次发现新的人,我们都将成为朋友,变成一个集体。这是因为我们别的都不为,只是单纯为了生存,很少有考虑什么政治权利,经济利益的,也不会去想什么踢不踢得上主力,要转会什么的。
 
   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我们几个人已经和他们打的火热,所以也就自然而然地借宿在这个地方。其实在那个时候,我心里已经盘算着,怎么样把他们收编了。心里想着:「这些人已经痴迷于我们的“高科技,”这应该不是件太难的事。」
 
    秃头邀请我们几个上树去,我感到疑惑,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忧伤,然后跟我表示这就是他们的住的地方。
 
    这很难以想象,这竟然是他们的住的地方。说实话我一点也没看出这东西是住人的,我更愿意相信这是巨大的鸟窝,换言之我不敢相信这些人象鸟一样住在树上,因为那不叫住,叫栖息。
 
    我走到树下,抬头向上看去,那个所谓的“房子”,是搭在树的主叉口上,无法形容,只能说是一个胡乱用树叉和枝叶堆在一起的鸟窝。我想:「他们的这种灵感一定来自周围的鸟类。」
 
    我之前在电视里是见过在树上的房子的,但绝不是象他们这个样子,比这个要好上许多,他们这个绝对不能算是房子。让我无法理解的是:「他们既然能砍掉这周围的树,为什么要住在树上呢?还有就是他们用什么东西来砍掉这周围的树的呢?」
 
    我上前看了看这种滑竿,发现它非常不错,是一种很光滑的木头,鲜有横节,所以人抓着它能顺利地滑下来。我问秃头,这东西是谁搞出来的,他自豪地指了指他身边的一个原始妇女说:“唧咕”于是,唧咕的意思我就理解了,可以叫内人,也可以说是贱内,或者说就是他老婆的名字。
 
    那个被叫做“唧咕”的妇女,小眼睛,大脑门,听到我问起她,就显得有些羞涩;用刨牙摁在嘴唇上,象一只田鼠,从这点就可以看出这个原始女人心思缜密,有个聪颖的脑瓜,是原始发明天才。
 
    我当即取出了身上的翎毛,送给了她一根;那原始姑娘接过去,高兴地快要疯掉;秃头也忙着跟我道谢,差点要给我下跪。原始人的礼仪就是,你敬我一尺,我敬你一丈。我给他老婆送了翎毛,他就要给我下跪。
 
    碰上这事吗哪就要暗自不高兴,我赶紧抓着她的手,挠挠她的手心。她就是这么表达爱意的,丝毫也不避嫌,这是我们传递感情的方式。
 
    我被邀请上树后,我的其他同伴也受到了邀请。所以我准备上树的时候,先看看他们的去向,这个时候我发现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我,是前女王,她神色很奇怪;最后似乎是鼓起勇气了一般,摆动着大屁股向我这里跑过来,到我面前表示,“要跟我一起上这棵树。”我再一次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她,在那一刻前女王的眼神
    而我上的那课树,可能是他们最豪华的住宅了吧,因为这是他们头领的府邸。我注意到除唧咕外另外的一个妇女也和秃子关系,这也可以证明这两个妇女都是秃头的老婆。
 
    我刚爬上了这个十几米的高台的时候,吓了一大跳,「上面有个人!」
 
    在这“鸟窝”之上的角落里,坐在着一个干巴瘦的妇人。见我爬上来,便转过脸来;这时,我才看清这原来是一个原始老太太,这才放宽了心,蹬腿伏身上了这个“鸟窝”。
 
    我上去后,发现这个地方比我预计的要好一点,这是一个7~8个平方米的空中平台,顶上被树叶子遮挡住,从外面很难看得出来,另外他们在树枝杈上铺了厚厚的树叶,跟鸟巢实在没什么区别。
 
    让我不明白的是,「头领的府邸里放个老太太做什么?」后来问了秃头,才知道。这个老太太是这个部落里最年长的长者,把她安排在头领的屋子里是出于对长者的尊重。这样一来我就更纳闷,看着他们似乎比我们落后的多,「怎么又有点习俗呢?」